流刑明代流刑考一隋唐之际以徒流刑为中心的w

发布日期:01-04 作者:admin

  • 正文内容
  • 相关推荐

傳統流刑的廢而不用此時已經初露端倪。爲了加大社會治理的力度在洪武十八年及以後的一兩年內朱元璋連續頒布了著名的四編《大誥》。爲保證《大誥》的流傳在《大誥》首篇即《御製大誥》的篇末朱元璋明確規定官民犯罪若持有《大誥》笞杖徒流罪名可減罪一等。值得注意的是此條《誥》文同時也規定了如果沒有《大誥》還要罪加一等。但是洪武二十八年(公元年)朱元璋再提減等問題時並未提及《大誥》加等之事只規定「法司議罪各引《大誥》減等若遇恩例則通減二等」。以後「《大誥》減等」幾乎成爲專有名詞「《大誥》加等」卻罕有提及。《大誥》頒行之後以朱元璋對《大誥》的重視《大誥》減等的命令應該很快得到了遵行並應該有普遍的實施。而洪武末年對《大誥》及相關命令的重申更使《大誥》及「減等」的命令進入了祖制的範圍得到遵奉。弘治年間吏部主事楊子器上疏其一條雲「今內外問刑衙門宜追審犯人果有無《大誥》有者始許減等論罪不可仍前概擬爲有《大誥》虛減其等。」在地方也有如下的記載:「鄉之人有自官司訟回者曰某也罪流罪徒而里而年不等某也罪杖罪笞而數不等俱有《大誥》減等。問於鄉之長老始知亦制也內自司寇部外而諸司但問刑者皆然。」可見《大誥》減等普遍實施的事實。

全新的短域名提供更快更穩定的訪問,親愛的讀者們,趕緊把我記下來吧:(全小說無彈窗)「第四鬼帝?」「不錯,服食了你等幾人的金丹以後,我家主人必能順利晉級!」列海鵬滿臉陰厲:「言盡於此,諸位也可以瞑目了,將你們的性命交予在下如何?」說完一揮手,將一鞭子模樣的古怪法寶祭出,與此同時,鬼哭之聲大做,他身後的。

以此爲前提在一些律家編錄的有關法律文書中「《大誥》減等」被編成常用的「招議之式」之一。《大誥》減等的規定本適用於死罪以下的各個刑種但其間受到影響最大的卻是流刑。笞、杖、徒刑本身分成五等減一等處置並不影響刑種本身的行用而流刑的情況卻有不同。《大明律》規定「二死三流同爲一減」即流罪三等若減一等處置則均爲徒三年。這樣身犯流刑的罪犯如果收有《大誥》罪減一等則均按徒三年處置。「《大誥》減等」本來是一個相對偶然的歷史產物在明代卻成爲傳統流刑廢而不用的重要契機。但明代傳統流刑廢而不用徹底實現的決定性因素卻在洪武三十年的贖罪條例。洪武三十年(公元年)太祖命六部、都察院等官議定贖罪事例。《實錄》記載結果如下:「凡內外官吏犯笞杖者記過徒流、遷徙者以俸贖之三犯罪之如律。雜犯死罪者自備車牛運米輸邊本身就彼爲軍。民有犯徒流、遷徙者發充遞運水夫」。太祖對三十年的贖罪條例極爲重視。在洪武三十年《大明律》最後定稿頒布之序中稱「其遞年一切榜文禁例盡行革去今後法司只依《律》與《大誥》議罪雜犯死罪並徒流遷徙笞杖等刑悉照今定贖罪條例科斷。」這成爲明代以罰役與納贖爲主要形式的贖例發展的根據。傳統徒刑的實施方式本以煎鹽、炒鐵爲主徒役相對勞苦。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響起,不過聞之可見,是一個年過六旬的老人所發。隨著聲音回聲漸漸削弱,十道身影也是漸漸從四面八方接近,將龍天逸四人圍住。十道身影全部蒙面,帶頭的人,可見就是那位六旬老者了,不過雖然蒙著面,但是那股煉丹師獨特的氣味,還是逃不過龍天逸的鼻子「是衝著我來的,等會兒我會全力一擊,給你們開一條路先走。」龍天逸眼神伶俐,而後壓低聲音,對著其他三位提醒說道,「不要問這怎麼可以,相信兄弟我,一會兒就給我往死里逃,放心,我一定會在比賽之前趕到。」

而在洪武三十年的贖刑條例中則以發充遞運水夫的方式代替了傳統徒刑的實施。洪武元年天下普設遞運所起初專司遞運官物以後逐漸增加了諸如遞發囚犯配合驛站迎送使客等任務其中的遞運人夫以簽發民夫爲主然在洪武初時已經有發罪犯充當的記載。遞運人夫一般在本省當差也有在鄰省服役。比較煎鹽炒鐵發充遞運水夫的勞役負擔相對較輕所以發充遞運水夫以贖的名義出現是以罰役形式出現的「贖」。流罪人犯基於罰役形式的贖以發充遞運水夫的方式處置傳統流刑以流遠爲懲治重心的特徵喪失無疑。另一方面洪武三十年的贖罪事例中也涉及了以財物贖罪的方式即官員或有財力的人家犯罪之後以輸納錢鈔、糧米贖罪的方式又可稱爲納贖。洪武三十年的贖罪條例規定納贖只適用於初犯的官吏但是洪武以來納贖贖及普遍的徒流之罪的命令也經常發布。以此爲基點永樂以後的納贖得到迅速的發展。普通的流罪犯人只要財力許可均有贖免流刑的機會:納贖與罰役一樣成爲傳統流刑廢而不用的主要途徑。在以上一般情況以外針對部分特殊人的傳統流刑從一開始就廢而不用。比如一部分有專業技能的人如工匠樂戶、欽天監天文生等在《大明律》中就規定如果身犯流罪在決杖一百之外則或留住拘役四年或收贖並不實發。基於明代軍民分籍而治的特徵軍官軍人的流刑在實施中也早已廢棄了傳統性。

「你小子先別急!其實在鳳雲宮倒之時,咱們猜到了賈謐一定會很難做!畢竟他也算是鳳雲宮的人!不過,誰能夠想到,在昨夜,整個賈府之人,全部消失!竟然連一個下人都沒有!你說這事兒怪不怪!」說到最後,那李肇也是在暗暗的思索著。也許這樣的事兒,他也是第一次遇到,畢竟一個權傾朝野的人物,怎麼可能一下子消失在帝都城。

《大明律名例》「軍官軍人犯罪免徒流」條規定「凡軍官軍人犯罪律該徒流者各決杖一百徒五等皆發二千里內衛分充軍流三等照依地里遠近發各衛充軍。」這說明軍官軍人的徒流罪名按照《大明律》議定實際的發落卻是根據軍官軍人的特殊身份作了調整。高舉對此有解釋他認爲「軍官免徒流者優其前績亦冀其後功也。軍人免徒流者憫其勞役亦實其行伍也。」言下之意對於軍官這是優軍的一種體現對於軍人則有保持行伍充實的目的。因爲明代實行的是軍戶世襲制自從明初軍戶的數目確定以後終明一代不再改變因此兵源是有限的行伍的充實需要保證軍人的徒流罪只能在軍伍之內以充軍的方式科斷髮落。軍官軍人流罪的發落與傳統流刑的實施相去甚遠。弘治初年大臣丘濬向皇帝進呈所撰《大學衍義補》一書其中談及本朝流刑的實施即稱「所謂流刑率從寬減以爲徒真用以流者蓋無幾也。」清修明史關於明代的流刑撰者也指出明代「犯流罪者無不減至徒罪矣。故三流常設而不用。」對於明代傳統流刑的廢而不用這是最好的概括:明代傳統流刑廢而不用主要通過「寬」、「減」的形式得以實現「減」是指《大誥》減等三流減等均爲徒「寬」是指贖例以罰役贖免三流以發充遞運水夫的徒役形式得到發落以納贖贖免在交納一定的錢糧米谷之後三流均可免於實施。

點發苦:「等一下,我們去醫院。」路悠白冷冷地:「放下我。」蘇樂軒的腳步停了停,又繼續往前走。路悠白憤怒地開口:「我讓你放下我!!!聽見沒有!!?」路悠白在他的背上劇烈地掙扎著,牽痛了背上的傷口,讓她不禁發出輕吟。兩個人沉默了半響。蘇樂軒悶悶地開口:「對不起。」這次路悠白聽得很清楚。想從蘇樂軒這種高高。

這樣的格局在洪武一朝已經基本定型此後一直行用。但值得指出的是傳統流刑的廢而不用主要是在實犯流刑的領域從史料的記載來看死罪犯人緣坐人口流刑的實施基本仍維持了傳統的面貌。《大明律》各條文中本犯死罪家口(主要以妻子爲主)以流處置的僅限於《吏律》「交結近侍官員」《刑律》「謀叛」、「殺一家三人」、「採生拆割人」等四條。嘉靖年間爲收復河套事宜貴爲內閣首輔的夏言被處以極刑妻流廣西陝西總督曾銑以「交結近侍」律斬「妻子流二千里」崇禎年間守遼名將袁崇煥以「謀叛」罪被磔於市「兄弟妻子流三千里」。在本犯罪名和緣坐事項確定之後具體人口及流所則由地方官府核實定擬逐級上報而定。在流所的確定中流刑三等的距離得到遵奉。關於袁崇煥家口的流所在廣州地方轉申上級的文書中有「其流徙地方據縣擬湖廣沅州、江西南康二處以明旨二千之限相合」這樣的行文顯然是把「流二千里」作爲確定流所的標準的。終明一代針對緣坐人口的流刑未見贖免、減等發落的記載明代流刑在這一領域得到較爲傳統的實施。當然相對實犯流刑而言這部分流刑人口少實施的規模也小在明代流刑中占據的地位也是次要的。三、傳統流刑的廢而不用是指流刑不以傳統的流遠的方式進行處置這並不意味著流刑這一刑等的缺失。